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若谷幽兰散文】故乡的那一棵香椿树呦

2017-04-08 10:5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的老家在渭南南边的塬上,俗称西塬。每年三四月份,村子的坡头,硷边,房前屋后的一棵棵香椿树也精神起来。
  一场春雨过后,一夜之间香椿树上冒出三四厘米长肥美鲜嫩的小芽和几片软软的小叶,在阳光下欣欣然舒展开来,像刚刚生出婴儿的小手在微风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摘下一两片嫩叶放在嘴里慢慢体味满嘴的清香。
    小时候每到三四月,青黄不接的时候,我们农村人的餐桌上吃不到别的蔬菜,可像香椿、荠荠莱、苜蓿之类的野菜总会挤满我们的餐桌 ,这些却我们可以常吃到美味。提到香椿,我不由得回想起香椿、辣子夹馍的味道。小时候,为了给我们改善伙食,母亲总会起的很早,从门口的香椿树上摘下一大把带着晨露的香椿,摘捡好了,在开水里过一下,切碎,盛在碗里,放上辣椒面、盐把油烧热了"   刺拉”一声响,满屋子里飘满了油泼香椿的味道……我们姐弟几个如同馋猫一般一骨碌爬起来,洗了手脸,拿起母亲早已热好的馍,你争我抢的夹上香椿,狼吞虎咽的吞进肚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幸福的笑容。一个香喷喷的辣子夹馍,勾起我无数的回忆,想起来就让人馋涎欲滴……母亲总是变着花样,用香椿给我们做成不同的美味,有时把香椿生切了淋上点香油,放上盐,那个味道特别爽口。长大一点的香椿芽,就用来炒鸡蛋,香椿拌豆腐,总是能让人吃出不一样的味道。
    香椿每年可以掰两三茬,掰下头一回长出的嫩芽,留一部分我们自己吃,大部分都会送给城里的亲戚朋友,母亲说让他们也尝尝鲜。过上五六天很快的就从主茎周围又冒出许多嫩芽。母亲会把第二,第三茬摘下来的香椿洗了晒干,腌起来等到夏天吃。有时我们姐弟也会帮忙来摘香椿,而我们总会把中间粗壮的主干留下,把周围的枝干和叶子交给母亲去淘洗。等摘完了,把主干的皮一丝一丝的剥开,露出鲜美脆嫩的肉,咬一口脆爽可口,我们总是争着吃。关于香椿的记忆溢满了我的整个童年,让我怀念至今。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吃香椿夹馍但怎么也吃不出同童年的味道。我喜欢春天,得益于对香椿的喜爱,更喜欢母亲做出的美味…
   小时候村边的香椿树是我们最美的玩具,我们村里三五成群的小伙伴骑高大一点在树杈上,相互打闹,或者折下小树枝当马骑,衣服划破了不知多次,常常被母亲赶下树来,免不了嗔怒的训斥我们一顿。童年的日子,我们的物质很匮乏,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玩具,但每每想起和香椿树为玩伴日子总是那么亲切,让人无比留恋起我的孩童时代,那个充满欢声笑语和母亲训斥的午后。每看到香椿,看到香椿树童年那难忘的一幕幕总会在我的记忆里这种反复上演着。那无言一表的甜蜜全都永远留在了香椿树下。
   如今,我家房屋周围的香椿树因盖新房大多都被砍伐了。只留下老屋西南边,那一颗,已经长了好多年,平时无人问津,每年春天它依旧会展开了她宽大的胸怀,将清幽的碧,将肉嫩的果实层层舒张,任嫩嫩的新芽在阳光里泛着金色。每年春天的这个时候,我们才会想起它的存在,前些年搭梯子爬上摘,有时用竹竿套铁丝来摘。十几年过去了,香椿树也也渐渐老去,不再枝繁叶茂。我们也没有人爬上树去摘香椿。只能树下遥遥地观赏。
    香椿树犹如一位伟大的母亲, 用它茂密的枝叶,硕大的枝干温暖的臂膀,为儿女们撑起一片阴凉。它用偌大的树冠为生命与暴风雨和困苦难的岁月抗争。枯黄的树叶像褪色的记忆,飘零在北风刮过枯黄南原上,把淡淡的幽香洒向远方。每年的三月香椿树新绿依旧,那一份不变的幽香始终萦绕在我的心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