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王尊让随笔】家有老娘

2017-06-13 20:4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忙完店里的一切,赶紧就出发了,在引镇吃了饭,给手推车买了两个新轮子,在田村又乱七八糟的买了些东西,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

大门、房门都大开着,老娘拳腿弯腰的侧躺在床上,背对着门,刚吃过的饭碗放在床头柜上。

一向耳背的老娘却听到了我进门,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感觉到了。她扬起头,转过来看到是我表情就变了,生气地说,你咋才回来,今这好的爷不晒麦,把我都能急死。

我笑了笑,放下东西,和老娘说了几句闲话。脱掉短袖走向堆麦子的大房。

脱衣裳弄啥?一会晒的就蜕皮了。把裤子向上提,把肚子勒住,裤子掉胯骨上,肚子越来越大咧。身后传来老娘一连串唠叨声。这种唠叨早已习以为常,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皮蜕了换新的,拧回头扔下一句,就开始忙我的。

麦子是雨前割的,太潮没卖成就堆在大房里,走到门口,感觉麦堆上面有一层似雾似霜的东西,心想有点不妙。随便抓一把,麦子是湿热的,甚至有点烫,散发着一种霉变的味道,有的地方已锈成了一块。多亏回来了,再有两天不晒,这几千斤麦子就算白收了。

老娘拄着拐杖,慢慢地走了过来。还看啥?闻着都一股霉味,赶紧晒。老娘说。你回屋里去,别再这绊路。老娘听了我的话,拐杖一路在水泥地面上敲击着,回到了她睡觉的房子外面。坐在椅子上,看着我干活,更准确地说是“监视”。

房里共堆了三亩地的麦子,一间房里除过几样靠墙的家具,堆了个无处下脚,足有一尺厚。

这些年的慵懒生活,养成了“四体不勤”的毛病,干活崇尚“慢时光”。

感觉我一直没停的干着,可老娘还是看不下去了,她说:尊让,你到楼上去把耙耙拿下来,妈算搅着。我笑着说,你走路都东倒西歪的,还能搅了麦,就坐那看着就行了。

我知道老人家一辈子急性子,她催归她催,我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母子几十年了就这么过来的。按照惯例,紧跟着老娘就开始嘟囔了:懒怂,吃了一身的膘,干个活跟吊死鬼寻绳一样,一会喝、一会尿、一会抽烟、一会看手机、姊妹三个,就你懒。老娘的这一套判词我早已背的滚瓜烂熟,自然也不再乎了。

春民哥和凤嫂子从外地也赶回来收麦子了,路过门口就拐了进来,和老娘打过招呼后,老娘慢慢起身回去给他们倒水。

春民哥抓起一把麦子,仔细的看了看,说,麦颗咋又瘦又小?得是把复合肥都给你吃了,没给地里上肥料。我笑着说,他自己先天发育不良,我已经尽心了。凤嫂子说,麦肚子要象你肚子那么圆就丰收了。我当然不能吃亏了,瞄着她胸部两个硕大的突出物调侃:要象嫂子这么圆那还是大丰收。“哈怂”一阵笑声伴着一把麦子迎面就撒了过来。

正聊得开心,老娘出来说:春民,你喝水。春民两口子忙接过水杯放在窗台上,说:婶,不喝了,我们也赶紧回呀,屋里好久没住人了,要好好收拾一下。说完两个人就走了出去。

院里地方小,麦子全部推出来横竖都搅不开。用耙耙划拉来划拉去,还是太厚,只能这样了,好歹先敞一天。

看到建强从门口经过,忙叫住了他,问他早上麦卖了多钱一斤?建强苦笑着说:卖个锤子,嫌我麦潮,给八毛五一斤,我要九毛人家都不够。

夏忙前收的一块二,雨前还收的一块钱一斤吗?这会咋又变成九毛了?我有点不信。

要不要,多钱一斤,都是人家说了算,有啥办法。

建强抓起一把麦,在手里颠了几下,又扔下了,说:叔,象你这麦人家根本就不要,晒干了收起来,过段时间再卖。

老娘在旁边听我们聊天,接过话茬说:年年到夏忙就压价,心眼短的很,价低了就不卖了,鸡不尿尿自有去处,有粮不愁没人要。

我跟建强都笑了,建强说,还是我婆说的对,家有余粮心不慌。

粮食晒完了,身上满是汗,懒得洗澡,站在水管前用凉水抹抹,降下温。

老娘站在旁边,伸出了满是青筋的手,说,你把毛巾给妈,妈给你擦擦脊背。我说,不用咧,收完麦我洗个澡就行了。那只手还是伸在我的眼前,我把毛巾递给个她。

瘦小的老娘,手上已毫无力道了,毛巾在背上只是感觉在移动,可她擦的很认真。很想让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很想用镜头记录下来。

一根白发,掉了下来,沾在我湿漉漉的胳膊上。

又将麦子搅了一遍。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在院里,无遮无拦。老娘靠着床头坐在床上,两眼望着窗外的天空,我睡在旁边的小床上。

贪吃贪睡是我今生最大的败笔,迷迷糊糊中听到拐杖在院里的有节奏的响声,一会近了,一会远了;一会远了,一会近了。

起来走到院里,看到老娘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笤帚,将散落在墙边旮旯的麦子向一堆扫。

这会正热着,你不要管,收的时候一回就扫净了。我边说边走过去将笤帚要了过来,想将她扶会房里,她说,妈小心着那,绊不了。老娘的脾气依然是很固执的,劝了几句她反而不高兴了,气鼓鼓的跟我回到了房里。

我看着天不对,你算睡着,一会要阴的重了,我叫你。老娘说完拿着小椅子坐在门口,望着天上聚聚散散的云团,忽有忽无的太阳。

没事,预报说今天是晴间多云。我说完又躺在了床上继续我的午觉。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老娘身板笔直高挑,脚下麻利轻快,一根乌黑的大辫子垂到腰间,她推着一辆独轮手推车,轻松自如,车上是一袋麦子,麦子上面爬着我。

作者简介:王尊让:蓝田县汤峪镇人,生于1967。陕西散文学会会员,“西部文学”小说版版主,16年度十佳优秀会员,蓝田县16、17年度“最美读书人”。散文《棣花古镇》获陕西省公共图书馆16年征文大赛三等奖。组诗《蚁民》获“中国现实主义诗歌大赛”16年度十大优秀作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