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诗情画韵 >

【郭西安随笔】清明之语

2019-04-06 18:1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晨雨,这是一场与以往任何一个季节感觉都不一样的雨,淅淅沥沥,落在浮土上面,荡起一股淡淡的土腥味,穿过一层薄薄的雾气,漫天弥漫着,好象在告诉人们什么,又好象自言自语。
   透过薄薄的雨,人们在各色的雨伞下迈着沉缓的步子,要去的地方不是春日放风筝的广场,也不是周末推着童车去的公园,从人们凝重的面部表情读出的只有凝结了的悲伤和忧郁。
   这是清明节的雨。
   时令虽已春半,清晨和黄昏还潜留着捉摸不透的寒意,如深秋,似初冬,而也只有清明这天的雨极易把人们的隐痛挖出来,撩拨那颗刚沉寂了一个秋冬的心绪,把人们的念想撕扯的一缕一缕,纠缠在低沉的风中摇曳着,时浮时沉,时远时近,不能自理。
   浅浅的雨幕映衬着仍是无语。梨花摇白,新柳泛绿,清风扶嫩竹。醉人的春景在清明节这天却临时定格,因为它承载了太多太多。清明的雨一滴写着眷恋,另一滴写满忧伤,更多的是刻着记忆。记忆夹杂在细雨里淋湿了人们的长发,淋湿了思绪,洇透了整个墓地。那座坟莹孤独地在那歇息,只有一棵松柏陪伴着,不分昼夜,不分四季,听不到歌声,飘浮着的只是隐隐的哀曲。
   我来了,带着儿时的笑,带着青春的羞涩,带着庄严肃穆的礼仪,带着心香三烛。虽说这个季节没有黄菊,满树的梨花今天全在撒着泪滴。空中的薄雾缠绕了几层黑色锦缎,那是节日的标记。浅草上面,似乎有两只不合季节的蝴蝶,色彩斑斓,但怎么也飞不起来,是不是它们也想起了自己的故事,泪水压着翅翼,只有呜咽,在酥雨中盘旋,把清明雨的信息传递。初春本是万木争荣时机,那棵古松的叶针,竟一针一针扎地,似乎诉说着日夜独自陪伴逝者的委屈,也许在转达逝者生前在昏暗的油灯下为远行的人密密缝衣的离舍之意。
  香烛在雨中依然倔强地燃烧着,看不到火光,浮在人们眼前的只是青烟向四处飘游着,忽尔东,忽尔西,只有简短瞬间的垂直,它一定是在沟通和逝者生前的气息。
  添一掬黄土吧,权作为逝者添加新衣,拽一把莹头上挂满水珠的凄草,与未燃尽的纸花叠在一起,别再打扰它们自己的宁静。
我来了,沿着昨夜被风吹掉的花瓣铺成的小路,我来啦,我小心翼翼,不忍心踩踏到它们,我来了,肩上淋着清晨的雨水。雨后的墓地清新且肃穆,第一眼看到的是去年给您献的黄菊,枝干犹在,叶片早巳枯萎。

  我弯腰,点燃三烛心香,清烟颤颤巍巍,我席地而坐,我想对您说几句,除夕夜我给您斟了青梅,你是不是怨我没陪你喝醉,你是不是想说,你牙齿不好,那盘疏菜切得不是太碎,还是想说,觉得那碗面条盐太重,已不是在家时的那个味。
我听到啦,都听到啦,我今天没带酒,也没带香烟,今天带来了清明节早上刚采的新茶,一壶山泉水,还有两只您用过的小茶杯,我们以茶代酒,这样不会伤到胃。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密啦,我不再落泪,那雨水顺着我的额头滴在香烛上,发出滋滋的声,青烟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离开墓碑。
我要回去啦,我不能把您领回,我要回去啦,咱们梦里相见!


(文中祭典场景是前多年故里清明之日活动。文明祭祀,为响应支持保护环境,心香三炷,文字祭之,只为表达一份寄托。)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