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匡建华散文】土地庙

2018-09-20 12: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土地能生五谷,是人类的“衣食父母”,因而人们祭祀土地。土地神就源于远古人们对土地权属的崇拜;土地庙是安置土地神(我的家乡称为土地老爷)的场所,当地人们就在这儿祭祀土地神。
  据传说,土地神在神中官最小,且为基层民众信仰,在清江流域的土地庙不仅小,而且造型简单,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庙:没有庙屋,没有修行者,更没有庙产,只有一块一米来高的石碑,左右两块护墙石头上刻着一副对联,上面打有屋顶一样的石块。石碑前的中央放有一个土地老爷石像,连土地奶奶的位置都没有。
  听老人说,在解放前每个村都有一个土地庙,负责管理这一片土地,也是人去世之后行超度仪式的场所。
  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家乡人都信神的,那时的人大字不识几个,除了没什么文化,经济也十分困难,现实生活中的许多问题没有科学办法来解决,只好请神保佑,求得一个心理上平安。如家里人生病了,就要到土地老爷那儿送点钱,这也让不少算命的人钻了空子。记得在文革期间,我的一位邻居的小孩生病了,颈部长了许多不红不肿的疱,算命的人就说是他去世的姑阴魂来摩了他一下,如果给土地老爷送些纸钱就好了。可正在烧纸钱时被当地民兵发现了,就把孩子的父亲带大队进行了批评教育,写了检讨才算了事。可碰巧的是那孩子的病不到半月就好了,这就让当地人更相信了。后来我学了医学才知道,许多病毒感染都是自限性疾病,不治也会好的,只是许多人不知道而已。
  土地庙在“文革”中作为“四旧”大部分被捣毁。我发现在家乡至今还有两处土地庙保存完好。一处是在方山石林风景区,因那儿曾经贫穷,山大石头多,很少有人去,没想到几十年后的今天,还是那座石头山,经过整体开发,竟然成了4A级风景区,并带富了一方百姓,真是验证人们常说的,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
  去年夏天,我和几位好友来到方山石林风景区游玩,走入上山的大门,四周悬崖峭壁,似刀削斧劈,石林排列成队,错落有致,可谓千姿百态,有的如健笔凌云,如青锋刺天;有的婀娜多姿,如少女含情脉脉;有的横刀立马,像披挂将军;有的像罗汉、玉蟒、走兽……。其中最大的一座立于石林之中,好像又浮于石林之上。只是东西只有一条小道可通上下,且上下海拔相差一千多米。清代当地文人杨正刚诗云:独立控西北,鸟道入云盘。足见其高、其险。
  走进景区,一条通向山顶的陡峭石阶便呈现在眼前。有的是直接在悬崖上开凿的,有的是用条石铺砌;一边是怪石嶙峋的陡壁悬崖,一边是长满花草树木的深沟,沟中是流淌着泉水。它就是那年代东西交住的官道。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人,也不知那些地方的人从这里走过,留下的只有早已被脚板磨得光光的石梯。
  走到上山的半路上有一块清光绪年间的石碑,那已不太清晰的文字,多少让人了解个大概。脚下踩着的石阶是当年县府募捐铺设的,从谷底一直延伸向上,向上,直到天柱山。那个年代,可算是功德无量了。如今山顶上还有一个村民小组,从祖上起就居住于此,二百多亩地,几十号人足可以自给有余,又有小径可通上下,而此路正在西边,正呼应了石碑上文字的记载。
  走到上山的路上,路边还有一座土地庙,不是那庙特殊,是那副对联让人吃惊,“善遊此地心无愧,恶过其门胆自寒”。我想,它之所以能保存下来,除了山高皇帝远,很少有外人来之外,那对联不仅没有迷信的味道,而且还有一些现代气息,就连我们的先辈人也感到这里的风景独特,值得观赏和保护。只是雕刻这幅对联的先人还不知道,它对来游玩的现代人还有警示作用。
  另一处土地庙是在红色景点麻池古寨,在土地革命时期,贺龙元帅曾三下长阳,并在这儿成立了苏维埃县政府,组建了红六军,当年这儿可是风生火起的地方,不知有多少土家儿女为国流血牺牲。我们参观完红色遗址群,发现在离当年县政府旧址百步之遥的后面还有一座土地庙。据当地老人讲,土地庙原来左右两块护墙的石头上刻的一副对联是:土发黄金宝,地生白玉珍。横联是:吾土地也。贺龙夫人看后,经过短暂的思索,就将其改为:土豪劣绅土崩瓦解,地痞流氓地磨草光,横批不变。就是这样一改,让原来死气沉沉的对联一下子变得豪情万丈,具有了革命气势。
  小小的土地庙,虽然带有迷信的色彩,但如果仔细研究,其中也体现出先人的智慧。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