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翔鹰散文】爱情到底是什么

2016-08-09 19:5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爱情,啥叫爱情?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亦或是,说变就变的一场情殇?
”闲来无事想起镇上最早最大的一家批发商行,如今却只剩下一二十平米的普通小店,世事无常啊!起初的人流拥挤繁荣鼎盛,如今却只剩下冷清平淡。宏感慨万千“那两口子可是真正的患难夫妻呀,如今还不是散伙了。” 海与梅本是同村一起长大的,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爱意萌发时他们俩就在一起了。九几年时她们一起去市里做生意一做就是几年,那几年她们的生意也小有成就,可就在九六年市里发生暴乱时海也遇难了,不过还算是幸运他被炸断了一条腿,命总算保住了。梅也受了伤,轻伤,她们也算是死里逃生。自此梅不离不弃地照顾着海,那时她们还没结婚梅完全可以离开海,因为医生告诉她海的腿即使接上,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会留有后遗症,可梅并没有放弃海。

政府当时对所有遇难的人都给予了补偿,海也得到了一笔不少的补偿金。当他休养了两年能拄拐走路后,她们便回到镇上开起了一家有模有样的批发部。那时镇上根本没有几家像样的店铺,何况她是以批发为主。一个镇上有几十个村子呢,生意当然是红红火火的爆响了,没过几年她们就扩充了店面,将店面开的跟城里一样,第一家超市,她们也着实带动了整个镇子的兴荣氛围和其他商家的脚步,也就在那时,她们广发了请帖,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此刻,海的腿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用再拄拐了只是走路时脚有点跛。

梅也曾与我是同班同学,原本我比梅低一级是她的学妹,可我跳了一级便也进了小学的毕业班,我与她做了一学期的同学。

梅长得很漂亮,她又是个很爱打扮的女孩子,别说男生了就连我也喜欢梅,喜欢时不时地看她几眼。美好的东西谁都喜欢欣赏,别看那时我们只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梅的性格也好,开朗、活波、大方,而且她还很有才艺。她的嗓音好又脆又甜,她喜欢唱歌学歌也特别快,无论是电视还是广播里的流行歌只要听几遍她总比任何人学得快,班里的音乐委员当然不会旁落她人啦,老师常委托她给同学们教歌,每次上课其她老师们也总让她先带我们唱几首歌再开始上课。不过自打小学毕业后我就没再见过梅,直到她们在镇上结婚后。

不知道是因为到了该发胖的年龄还是因为梅后来的生活条件太好,大概是因为海对她的感恩之情加上爱情,令她幸福的以至于心宽体胖,梅不再是以前的梅了。儿时的她很苗条很精练,如今见了她我都不敢认,胖的从头到脚只有一副臃肿笨拙的体魄,她的胖已超出了人体的正常负荷,也许就因为过于肥胖吧,导致她失去了作为母亲的幸福权利,同时也失去了对海的魅力,婚后没几年海便有了外遇,而且提出了离婚请求,就此一对患难情侣各自纷飞。

对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在心里上精神上她所承受的伤痛是我们常人难以体味的。此后,梅无心开店悄悄地离开了镇子,我也没再见过她。听宏说梅整个人变了,变的沉默寡言也没精神。是啊,她怎么能不变,将自己的青春与整个生命都倾注在一个无情郎的身上,她怎能不变。不管以怎样的借口与理由,爱情怎能背叛对它死心塌地的患难情人呢?

是啊!爱情到底是什么呢?我也曾迷茫彷徨过,我也曾失落伤心过。如今,经历过风风雨雨磕磕绊绊的锤炼,我以为爱情就是亲情,就是平平淡淡的日子里互相帮扶,互相依赖,就是在病榻前端茶送水的温暖。

结婚前,我们必要走过一段路,谈恋爱,那只是一个过程一个形式而已。那时我们说想念相思就是爱情,可细想之下那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而已。我们被一时的冲动一时的朦胧所主宰,满眼满世界的卿卿我我,海誓山盟,我们以为我们已得到了幸福甜蜜的爱情,我们以为爱情可以长存,其实,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幻觉。

“由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这首新鸳鸯蝴蝶梦其实就已真正地道出了爱情的真谛。

爱情就像一场拉锯战,爱情也是一个炼狱游戏,经得起磨,经得起炼的人才可以得到真正的爱情,经不起的人就只能被爱情淘汰出局。

爱情不是一首歌,更不是一句誓言!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学历:初中文化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诗刊》,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