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左明莉散文】春夜喜雨

2018-03-23 18:4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北方的春,每年都姗姗来迟,四五月有时还下雪。今年奇了,正月刚完,这春雨就迫不及待的在宁静的夜晚悄悄地潜入北方人们早睡的梦里。正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对我而言,这是盼望了已久的。斜斜密密的雨丝划过夜幕,落到楼下车棚上,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这声音分明是伴着春的脚步来的。好想去雨里徜徉,洗去一冬的禁锢,洗去一身的疲惫,洗涤内心的繁芜。

      推开窗,一股带着泥土味的冷风扑面而来,顿觉清凉通透。把手伸出窗外,冰凉冰凉的雨水,瞬间顺着指缝流淌,我不由打了个冷颤,赶紧把手缩回关上了窗。
  
     阳春三月,南方己是花团锦簇,而定西的山上还光秃秃,看不见春的痕迹。上星期妹妹从老家回来,说家乡的冬麦苗已遍地绿油油的,柳树也鹅黄,母亲院里的杏树枝上全是红红的花骨朵。我想这场雨过后,院子里果园里最先盛开的就是杏花了。记得去年一次打电话,母亲说她正在扫杏花,说风吹杏花像下雨,落了一地,连厅房的桌子底下都是的。我听了喜欢的了不得,恨不得一下子回到那个炊烟袅袅杏花烟雨的院里…“沙 沙 沙”的雨声使我浮想联翩,我仿佛己看见了家乡大地一片葱郁,处处花香鸟语。
     
     定西气温偏低,要想看到杏花还早呢。喃喃自语,明日清晨,一定去郊外看看,河堤上的柳枝是不是变软了,是不是有鼓鼓的芽苞了,被春雨滋润过的衰草下是否也冒出了新绿?说不定还能在东山下那块地里,掐上一把刚拱出地壳,带着晶莹剔透水珠儿的嫩芽芽苜蓿。
     
       夜己深,朦胧中还听得滴答……滴答的雨声,和着我酽酽的梦!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