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拥抱黑暗

2018-06-25 12:1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记不得是那位哲人说的。躺在充满BS味道的病房中,努力搜寻着记忆,哦想起来了,是想不开的诗人——自杀了的顾城的名句。 缘由那是一段白天也只能看到黑夜的日子,连心中也熄灭了灯火,眼前是一片漆黑。
   应该感恩世间造化给了这种莫名的体验:恐惧、孤寂、迷茫、痛苦、悲凄、酸楚、彷徨、抑郁,仿佛瞬间空气凝固成冰块让你缺氧窒息,脑壳中塞满了铅块或灌进了浆糊,一会儿昏昏沉沉,一会儿又如同填充了TNT随时会爆裂炸开。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真是不知所措,不知是得罪了何方圣贤、触怒了哪路鬼神,要遭此惩罚与磨难?想来自己生来懦弱、忠厚老诚、做事竭力、以德报怨,好人并无好报,抑或自己刀笔生涯、深陷文牍、点灯熬油、掏空了身体,又不听医嘱,因而心力憔悴,生命走到了尽头?
   清楚的记得2013年6月27日,连续三天加班中午也未能休息,在组织部小会议室赶出重要文件最后一稿已是下午四点。深深地出了口气,过条马路欲回自己办公室,站在一号楼的玻璃门前感觉有些头晕,双目内有晶亮水色流过并出现无数如三号字“句号”般大小的圆圈。恰遇来机关巡诊的保健局医生,问询后感到不妙,将我送至粉巷医院检查,这时右眼已大量出血视力模糊。遂住院卧床输小牛蛋白与 服用桑菊复明片,一夜昏睡第二天右眼已无影像,左眼也是刺痛。院长、主任、主治等会诊后决定先保守治疗,看能否自然吸收,如果不能奏效,恐视网膜脱落再考虑手术。
   静卧数十日天天吊瓶服药,亦不见好转。亲朋故旧走马灯似探望安慰,医生护士如常查房给药,但没人告诉你何时能够复明,也无人能替代你的病患与体察你的心境。无奈请家人上网查询,打探医好的病例,抓省中医院朱院长药石调理,并将病案传至301医院看有无新法新药。好不容易打听到一个进口注射方法,但因上海出现感染事件被叫停,将一线希望浇灭。回想一月前曾来粉巷找名医查眼底说问题不大,但要注意休息保护视力。半年前因眼压高也曾找本市和北京同仁医院的眼底病专家雷、魏两位主任就诊,说是因高度近视和眼底血管硬化,黄斑开始病变。目前尚无有效办法及药物,可多吃些胡萝卜、蓝莓等果蔬,一定注意不可做剧烈运动、饮酒、过度用眼和劳累,谨防摔跤。听后略有心悸但事情一多,就丢于脑后,如今落至这份田地也是咎由自取,只能自怨自艾。
    果真由于出血过量形成血痂将视网膜拉了下来,只能做“玻璃体切除”手术。术前会诊又偶然发现我三支主要心血管分别堵塞达99、90和80%急须介入治疗,否则会随时有生命危险,且两个手术矛盾,前者需凝血后者要溶血。权衡利弊还得先救命再治病,搭两根支架一月后,我被推至交大附属一院眼科手术室,由已做过7000多例类似手术的谢明瑞教授亲自主刀。做了局麻后,我能清楚地聆听谢教授与助手高医生的交流,感知有器械伸入眼部将异物渐渐清除,又有油状物质注入进来。之前教授已告诉将玻璃体切除,半年至一年后注入与玻璃体相近的液体再置换出硅油,保证你重见光明。因此一个多小时的手术过程,我并无紧张与害怕,而是充满期待。这里还要特别感谢在京的徒弟,将我病情告之曾经服务过的首长,首长即指示中央保健局联系我来京治疗。了解到在京主刀与谢教授同一师门,医疗方案一致,且术后护理及复查在京不大方便,最终放弃上京而在西安就医。
     术后第二天,揭开包扎的纱布,眼前一片光明,使我兴奋不已,握着谢教授温暖的双手激动得不知怎样感激。教授让我不要激动,以俯卧方式爬于床上让创口愈合。并说因耽误了最佳手术时机,视力恢复要有段过程,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程度。出院有半年时间,伤目视力伴有变形、色差等症状,看东西歪歪斜斜,两只眼睛看同一景物却呈两种着色,行走失去平衡,不能读书和收看电视,也不能配眼镜进行校正,对此一时难以适应。首先是无事可做,过去长时间的繁忙,一下子失去了工作闲得难受;其次是信息闭塞,以往主要从手机、电脑、电视及报纸、书籍感知世界,现在只能靠耳朵获取新闻;三是看到的世界是变态扭曲的景象,产生思维的误判,同时担心左眼是否也会产生类似情况;四是害怕视网膜二次脱落,再度甚至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成为家庭与别人的负担,因而恐慌,越发郁闷焦虑,不愿见人,脾气徒增、寝食难安,甚至想告别这个世界。
    市社科院的李骊明院长,知晓后专程来以身说法开示,道二十多年前与我病情一样。宽慰说你这种情况应属万幸,上苍关上一扇门必定为你打开一扇窗。过去太拼太累,所以才让你休息休息,能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日子还很长很长。于是重振精神、调整心态,提前准备、规划新生。从此能缓则缓,能走便走,能吃就吃,能闻即闻,能做皆做,能睡且睡;闲话不听,闲事不管、闲人不理;一心调理心身,习练微运动,参禅品茗、云游问道,写写散文、画画山水;放下荣辱、淡泊名利,摒弃恩怨、远离是非,多行善举、乐于公益,承揽家务、分享快乐……
由于改变了生活方式,调整了心态,加之谢教授定期复查、于2014年底提前做了取掉硅油手术,使左眼视力大有改善,能够配上眼镜并消除了色差、重影、变形等症状。虽然视力不及先前,毕竟使我重拨云雾,冲破黑暗,看天更蓝、观水更绿,心灵也更加清静,每日既起去迎接黎明,亦能安心来拥抱黑暗,来过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日子。
(2018.6.19于文园,2098字)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