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九色甘南情更浓

2018-07-11 07: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当你来到恍如仙境,美丽无比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就会感受到有着香巴拉之称的这块神奇土地壮观,迷恋她的五光十色,流连而忘返,沉醉于其中了。
     7月7日早上9点30,作为同铸中国心“甘南行”大型公益医疗活动的一名媒体志愿者,乘坐川航的6299航班准点降落在夏河机场。同机的步长集团总裁赵涛已是熟人,说起自2008年发起的在藏区义诊活动已经十年,累计有3万名全国的医疗工作者和媒体志愿者参加,为53万老少边贫地区的各族群众送医送药,捐助了4亿多云医疗设备物资和药品,仍是兴奋不已。并关切地问,是第几次参加,来没来过甘南?瞧这地方绿得是多么美啊!
       的确,7月的甘南是最绚丽多彩的季节。在前往甘南藏族自治州首府合作市的途中,
老记的双眼已经不够用,借助随身携带的相机与手机不停地拍摄,试图记录下这充满奇幻、色彩缤纷的世界,一一印证有着九色甘南之誉的仙境。
       还在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舷窗外伸手仿佛就是能够触摸到的白云和蓝天,那云朵如洁白的哈达,那天空似湛蓝的宝石,是北京、西安等大城市绝对见不到的。穿下云层,走出舱门,竟下起雨来,顾不得盛装藏族姑娘敬献的哈达,伸出双臂拥抱着小暑中的清凉,仰着脸面吮吸着清新的空气,身心立即就放松下来,舒畅起来。
       车窗外虽然沥沥细雨,但遮不住青山碧水,草长莺飞,视野极好。远处的丘岭与近旁的缓坡像铺就了一层毛茸茸的丝毯,深深浅浅开着黄色、白色和紫色的小花。草场深处散落漫步觅食的黑色牦牛、白色羊只、红色马匹与醒目的白色毡房。几只灰黑相间、额有白点的狗儿蹦来跑去,三俩个披着橙色雨衣的妇女将雪白的奶汁一捋捋地挤进奶桶。忍不住让司机停车,俯下身抚摸那供养我们人类乳汁肉食皮革的小草。除了认识的青蒿、蒲公英、格桑花和狼毒外,用手机中“形色"一拍,原来那黄的是黄耆,紫的叫毛茛,白的名止血草。
        这时天又放晴,阳光明媚。被洗涤的山川草木,浓淡相宜,翠绿欲滴,煞是养眼,陶醉于人。黑色的柏油路面虽蜿蜒起伏却十分平坦,车辆穿梭于绿色的莽原如同披波斩浪的小船。公路旁的村庄由典型的藏式小楼与庭院组成,黑白分明的装饰和猎猎飞扬的经幡,与舒展腰枝的小叶杨、绿油油的青稞田与飘出的袅袅炊烟相应成趣。山腰处金顶红墙的寺庙,手摇经筒驼背的老阿妈,匍匐朝圣虔诚的行者的画面,使人的心灵更加宁静。
      笔者是去年8月自驾来过一次甘南的,印象最为深刻的色彩便是拉卜楞寺与郎木寺的红墙金瓦,以及喇嘛深红色的袈裟与殿内那橙黄色跳动的灯火。还有坐卧于草甸之上,观那云卷云舒,云在水中映,水在云下走的五彩花湖,看那石岔石林危岩之上墨绿挺拔的云杉,擦崖而飞,舒展双翼,扶摇盘旋的苍鹰。只可惜草已渐黄,错过了花期。
      没成想今年能再次来甘南,竟能尽情亨受香巴拉的大美大绿。在行至合作市及临潭县附近,山峦起伏中有成片显然是近年来栽种的人工云杉林和侧柏林,特别是梯田中一垄一垄的油菜花绽放得嫩黄娇媚,使处于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甘南显得更加迷人。而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白衣天使,他们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雪山草地,将党的关怀、社会的温暖送到还缺医少药的贫困地区,使九色甘南又凭添了一道靓丽的彩虹。不用说在羚羊广场上千名志愿者在高润霖院士带领下,发出大爱无疆,医者仁心的铮铮誓言;仅在临潭县三岔乡高炉子村,记者就记录下红七团红一连的专家跋涉两个钟头给盲童诊治、捐款,孩子母亲感动拭泪的镜头;还有在三岔乡卫生院,88岁的冯国杰老汉手捧义诊小分队连旗久久凝望,喃喃细语:“好啊,好!”的画面。
       望着晚霞映照下的万亩梯田花海,看那叮咚作响牧归的牛羊,祝福香巴拉的人民一定会有更加绚丽无比,万紫千红的幸福生活与色彩。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