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乔山人散文】走失的妈妈

2018-10-12 13: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昨夜一场大风后,妈想起屋后的果园,已经成熟的苹果八成又被吹落一地。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叫你商量事。”早饭后,已经八十四岁高龄的妈妈精神矍铄地提着竹笼,到果园里捡拾被风吹落的苹果。
  叶子依然翠绿的枝头挂满了红彤彤的苹果,水灵灵的,犹如婴儿红润润的脸蛋吹弹可破,在秋日的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芒,令人垂涎欲滴。
  妈伛偻着腰,半蹲半跪在被压弯了枝头沉甸甸的树枝下,艰难地捡拾着被风吹落在地的苹果,满头的银丝在秋风里凌乱的飞舞着。
  妈上气不接下气地捡拾着宝贝似的落果。
  “这么大的苹果可惜了……”妈一边捡拾一边自言自语。
  终于捡完最后一个落果,妈双手按在大腿面上,艰难地直起腰时,却发现这果园貌似不是自家的了,妈大吃一惊!
  “这是谁家的果园呀?我怎么能捡别人家的苹果?让人抓住还不丢死人了!”妈不安的想着,顺手把捡来的苹果赶快放到地上,慌慌张张快步走出果园。
  阳光依然很耀眼,可是周围的景色却是那么的陌生。这到底是哪儿呀?妈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更辨不出东南西北。这是怎么了?我家在哪儿呀?妈突然之间糊涂了。
  妈下意识的往前走着,不断的有果园穿插在茫茫的青纱帐中,村庄与田野相间着,蓝天和大地互换着。金黄色的太阳暖烘烘地,晒得妈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在心里不断地呼唤着自己,“赶紧醒来……”她使劲地掐着自己的手臂,生疼生疼地,都掐出了殷红的血,看来不是梦呀。可自己到底在哪儿呢?妈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朝前走,不敢停下脚步。
  远处的工地上尘土飞扬,男女社员拉着架子车喊着号子飞跑着,木电杆上的大喇叭里传出战天斗地的激昂歌曲。公社水利基础建设大会战正在火热地进行着,妈高兴地跑到再也熟悉不过的会战工地。
  “我们队在哪儿?”妈伸手想拉住奔跑的人,可是那些人个个好像有穿越功能,“嗖嗖”地从妈的身边跑了过去。
  “求求你们,我家在哪儿?”妈无助地凄声喊道。
  “扣——”妈在人群中突然就看见了自己的大女儿,她大声地叫喊着,大姐好像听不见,更看不见妈的存在,竟然贴着妈的身子跑了过去。
  “死女子,连你妈都不认了。”妈懊恼地骂道。
  “算了,还是走吧。”妈叹息着离开了会战的工地。
  一棵四五个人都搂不住树身的核桃树,巨伞似的出现在疲惫不堪的妈妈面前,茂密而庞大的圆形树冠下,同时停放几辆汽车都没问题。妈坐在树荫下想歇息一会儿,瞌睡虫却不失时机的侵扰着她。
  “砰!”一个核桃不偏不倚砸在了妈满是白发的头颅上。迷迷瞪瞪的妈妈一下子清醒了,低头一看是一颗成熟了的核桃,妈高兴地就像捡了一个金元宝,脸上堆起了菊花般的笑容。
  “砰!”又一个核桃掉落在妈的面前。
  “嘻嘻嘻嘻……”一个女子的笑声从树冠上传了下来,妈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女儿坐在树杈上,手里拿了几个核桃正在往下扔。
  “死女子,想砸死你老娘呀?”妈妈愠怒地对着树上的二姐骂道。
  “妈,你到这儿干啥来了?”二姐仙女似的飞飘到妈妈的面前。
  “我也不知道!”妈妈依然很生气的样子,“快把我送回去。”
  “好的妈,保证完成任务!”二姐调皮地对妈妈保证道,随即又说,“我爹到处找你呢。”
  “哎,这家门前的花树和咱家的一样,这台阶也像,大门也和咱家的一模一样。”妈妈欣喜地指着一家大门对二姐说。
  饥肠辘辘的父亲满大街找妈做午饭,对门五婶说早饭后妈对她说,要去屋后果园里捡苹果。
  家里的后门大开着,妈捡拾的苹果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可就是找不到妈,空旷的田野里回荡着父亲绝望的呼唤声……
  “妈,我就送你到村口,你自己回家去吧。”二姐对妈妈幽声说道。
  妈妈一回头,发现搀扶她的不是二姐,而是自家的侄媳妇;再一回头,就看见茕茕孑立在家门口的父亲,妈妈突然就灵醒了。
  “你跑哪儿去了?饭时了也不知道做饭,瞎逛啥呢?”父亲恼怒地对妈妈吼道。
  “我看两个女子去咧。”妈妈手里紧紧地攥着几个核桃,平静地对父亲说。
  “啊!”父亲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两个姐姐去世已经多年了,父亲以为妈妈魔怔了。
  “以后你要是想出去逛了,我带着你,不敢一个人出去。”父亲对妈妈说道。事后,我听父亲对我讲这件事,心酸得直掉眼泪。
  后来,我试着寻找妈妈口中的核桃树,找了好多天,也没有找到,至今不知道当时可怜的妈妈走到哪儿去了,后来却还能神奇的自己走回来。
  在网上看到过许多老人走失的事情,我一直不理解,可这件事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母亲身上了。通过这件事,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老人真的会一时心智糊涂,极有可能走失的。我当即决定,给父母亲制作一个胸牌,上面写上我们家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万一哪天老人再次走失,遇上好心人也方便联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是人生最大的悲哀。我希望我的父母身体康健,心智不再糊涂。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机会,能够孝敬他们于堂前。并祝愿天下所有的老人能够清清醒醒地安享天伦之乐,幸福的安度晚年。
作者简介
    乔山人, 60后,陕西宝鸡扶风人。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2012年以来,在企业杂志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2016年6月至今在江山文学网、盛京文学、陕西散文论坛、东南文艺、西部文学、作家新干线、执手文学等文学网络先后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百余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