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毛永波随笔】毛家沟游记

2020-03-14 11:4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丁酉初夏,携妻与天才兄夫妇至蓝田玉山,寻访玉山中学,盖因天才兄之夫人李氏青霞,早年曾就读玉山中学。至其校,物非人非,全然不见当年,兴味索然,旋出其门,沿107国道西行不远,见一水泥路通南山,试上至沟,草木葳蕤,漫山遍野,皆黄色小花,为黄刺梅也,众流连忘返,后捋洋槐花若干。
吾妻麻氏云钗,将其情形,告知老友牛芳,牛芳者,吾义兄井氏贵泉夫人,退休,性本爱山川,善游历,擅美篇,遂与麻氏相约,来年复游,共赏黄花,拍照留念。
戊戌初夏,值五一放假之际,牛麻商议践约,吾与井兄各驾一车,玉山相会。草草午餐,寻觅旧地。
去岁之来,乃随意而为,详细路径,并未在意。今番来寻,只知大体方位,全凭感觉引路。所幸精诚所至,故道山门灵引。此道乃玉山往西,107国道三公里处,卧一巨型石碑,上书美丽蓝田,一条水泥道路左拐,直上秦岭。
水泥道窄,仅容两小轿车相向通行。道旁斜坡梯田,阡陌纵横,俱为绿植。麦苗扬花吐穗,芬香清幽;油菜零花结荚,沉甸横叉;松苗黑绿纵横,节节拔高。田野乡迈,瓦屋点缀,垂杨桑榆,各呈姿态。水泥路止一、二公里,有一新村,曰下杨寨,规划整齐,灰墙红顶,房前菜园葱郁,屋后绿树成荫。
村南即为土路,仅容一车通行,行一公里,忽然开阔,乃一旧村落,房颓屋破,场院败落,散羊跑鸡,走狗睡猪。
穿村而过,即入山林,左傍土崖,右依小河,林木茂密,老树参天,河水澹澹,草可及腰,羊肠小道,依稀可辨,去年花季,不复存矣。辩之灌丛,黄花依稀,枝头碎实,灌浆收口。众人议之,去岁天寒故花开滞迟,我等一饱眼福,今年温高花期提前,花腿残黄,子挂枝头。面前高山,蓊蓊郁郁,头顶白云,悠悠蓝天。众缓步向上,女前男后,女人每至佳景,呼朋引伴,摆造型,留倩影,辄组合,不亦乐乎;男人之于山水,缄默感受,仰高山,附流水,察草木,发乎于情。
顺坡缓上,遇一高台,女伴雀跃而上,意欲再行,无奈草深路崎,又恐有蛇出没,遂游戏台上,依旧照相嬉戏;台下树荫蔽天,天成水潭,清澈见底,薄水流入,乃暗河露天,周围散石可坐,男人或坐或站,吸烟饮茶,井兄反复询问,此水可饮否?余未置可否,井兄接一茶杯细呷,惊呼清凉甘甜,非纯净水可比也,余皆仿效。
原路返回,至旧村落,道旁房前,一叟剁柴,见有人来,主动招呼,吾问此沟何名,答曰:“毛家沟。系先前有毛姓人家居住而得名。”
近年,秦岭休闲,快速升温,大凡略有名胜传说之峪口,皆为世人开发,旅游饭店,农家乐,现代设施林林总总,总难找一旷世生态净土,吾等至此,无开发之迹痕,无车马之喧嚣,无人头之攒动,草木自长,溪水自流,清潭自成,令人心旷神怡,清新净静也。
同行者,张斌升、王雪玲,井贵泉,牛芳,李青霞,麻云钗。

作者: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陕西白水人,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