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罗凤霜随笔】父亲的杏树

2021-05-20 13:1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父亲的杏树
文/罗凤霜
  小时候,每年五月,我家后院里那三棵杏树的杏儿就熟了,浓浓馨香,惹来蜂飞蝶舞。
   那时,六七十年代,农村人没钱给孩子们买水果吃,每当我们姐弟看见五叔家的那棵杏树上繁星似的黄澄澄的杏儿就馋涎欲滴。一次,我病了,嘴里没味,老昝念五叔家那酸甜爽口的杏儿,二哥和小妹就趁五叔赶集之时,偷摘五叔家的杏儿,谁知,被五叔家的狗吠声一下,杏儿没摘到,二哥却摔伤了脚骨,害的父亲借钱为二哥治病。从那时起,父亲便在我家后院里栽了三棵杏树。每逢春来杏花盛放,我和弟妹们便兴致勃勃地在杏树下赏花,读书,忘情地嬉戏,心里总急不可耐的巴望杏花早日凋零,取而代之的是黄澄澄的满枝的甜杏。
  时光流逝,岁月翻过夏的门槛,将炎热的太阳照耀着大地,我家小院那一树树青涩的杏儿和五叔家的杏儿一块逐渐成熟,并转为诱人的橘红色。这时,我们这些小调皮便不知疲倦地日夜守在树下,没等父亲许可,便偷偷地摘食起来。一枚枚杏子含在嘴里酸酸甜甜的,沁人心脾。父亲笑咪咪地说:“三棵杏树也总能让你们美美地吃上一季,再不用老惦记别人家的果子了。”
  后来,我求学在外,但摘食杏儿的往事却历历在目,挥之不去。有时,即便是在梦里,也总是被父亲那诱人的红杏馋醒。
  读师范时,因怀念父亲的红杏,触发了我灵感的琴弦,诗情奔涌流淌,《一枚红杏》小诗诞生了:经融融的暖阳/时光将一枚枚青杏漂染/落在五月的枝头/沐浴阳光的风雨/明艳枝头/那累累果实/由青涩点染得绯红/不待收获/风不小心触落酸甜的/一枚/垂涎。只可惜,城市高大的楼房,遮挡了我遥望故乡的天空,唯随季节更迭而变化的就是学校教学楼房后,那满山的杏树了。
  怀揣着这份红杏情结,在外工作,每遇杏花盛放,心中总填满一种暖暖的温馨。即使在杏儿成熟时,买食再多的杏儿,也不及儿时父亲的红杏香甜,总想,有朝一日返回故里,寻找落在童年记忆里父亲的杏香,品尝一番那时的童趣。
  殷殷期盼,一个周末,便返乡探亲。这当儿,即使错过了食杏的良机,父亲也会从红漆木柜子里取出一竹篮珍藏已久的红杏,慰籍我这个久别游子的心。
  每次回家,禁不住,总要到后院中的那几棵老杏树下走一走,看一看它粗糙,盘根错节的身躯,抚摸着杏树那因岁月流逝而逐渐斑驳的枝干,又恍若回到了童年,寻访到了童稚的美好记忆。突然,我有些伤感,这枯老的杏树多像我年迈的父亲,只知道默默为儿女奉献……
  如今,父亲早已故去,回家的次数甚微,但每到五月,我记忆的长河里,依然是摘食父亲的红杏的乐趣。红杏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至今让我唇齿留香,想来便倍感温馨。
 
作者简介
罗凤霜,中国散文家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宝鸡市作协会员,宝鸡市楹联协会会员,凤县作协理事。擅长于散文、小小说。作品在《中国散文》《中国摄影报》《延河》《骏马》《读者》《西安日报》《春城晚报》《太原晚报》《乌鲁木齐日报》《石家庄日报》《宝鸡日报》《黄冈日报》《三峡晚报》《今日平度》《番禺日报》《鹤岗日报》《春城晚报》《大理时讯》《西贡解放日报》《欧华导报》《印尼日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著有《情落红尘》《那季花开》等书。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