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简言简语小说】家有娇妻

2018-01-04 19:3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1
妻属于娇小玲珑型的,小我五岁,长着一张娃娃脸,整天呈快乐、无忧状,虽然是已有三年婚龄的小女子,但性格仍不失女孩子的天真烂漫,顽皮又任性,做出来的事情,常常让我哭笑不得。
仲秋之夜,从我父母家回来,才刚进门,她就蹭到身边说,“我要赏月。”
妻属于文艺青年,时不时地写些诗歌、散文什么的,用以怡情,生活中也喜欢搞一些小资情调,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便伸手关掉房间的灯,让柔和的月光照进来。
安静了有两分钟,她又说,“在房间里没感觉,我要到外面去赏月。”
我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假装没听见。她便走过来揽着我的肩膀左摇右晃,“一年才一次仲秋的圆月呢,陪我出去看看吧。”
见我躺在那儿不动,继续央求道,“求求你好不好?”
我仍然不说话。她便就势跪在地毯上,在我额头上温柔地印上一吻,撒娇地说,“好不好嘛?”
“好,好,好。”我只好投降,陪她去了楼上的露台。她兴致勃勃地在露台上徘徊,口中念念有词。
我站在那儿等她,趁机抽了一根烟。抽完烟,好不容易才把她哄进房间里。


还有一年的冬天,我洗完澡刚准备睡觉,她忽然翻身坐起来,神秘兮兮地问我,“当年你对我是不是一见钟情啊?”
我真是哭笑不得,随手把音响关掉,白了她一眼,“你这小脑袋里,整天净想些什么啊。”
“是不是嘛?”
我摇摇头,“没有的事。”
她一听翻过身来,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用她那双妩媚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问,“是不是?是不是?”
我坚决地摇头,“不是。”
见此招不能奏效,妻便又开始撒起娇来,像个孩子似地缠着我。我大有英雄勇过美人关的气势,仍然摇头,并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是,绝对不是。”
妻一时技穷。
我刚想关灯睡觉,她却把被子往身边一推坐了起来,脸呈沉思状。
我借机去阳台美美地抽了一支烟。刚掐灭烟蒂,便听到妻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我吃了一惊,火速地冲进卧室,“着凉了吧?”
“是不是吗?”她居然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
我实在想不明白,“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非常重要。”妻闪着大眼睛看着我。
“要感冒了,快钻进被子里去。”
“你先说,不说我不进去。”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用“苦肉计”啊。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认输,“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当年我对你,那绝对的是一见钟情啊。”
妻听了,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然后“哧溜”一声钻进了被子里。
不过,可苦了我,又是烧水,又是找药,足足忙活了十多分钟才算完事。看着得意洋洋躺在床上的妻,我真是一头雾水。
经过一阵折腾,妻也累了,不一会儿,她便进入了梦乡。看着躺在我臂弯里依然微笑着的妻,心中竟然涌起无限的柔情。
2
鲁中市有我们单位的一个分公司,每年都会有同事被外派过去,今年轮到了我。
晚上下班后,当我告诉她要去鲁中时,妻的神情便有些怅怅的,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毕竟,这是我们婚后的第一次分别。看她眼圈红红的,我心中也有些惆怅。
接连几天,妻里里外外地奔波,为我采买各种生活用品,打点行装。虽然我一再强调公司旁边就有一家大型商场,什么也不需要带,可是她却固执地为我选购各种各样的东西,上至领带,下至鞋袜;大到外套,小到牙膏牙刷,满满地装了一个特大号的行李箱,另外还打包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托运纸箱。
有一天,她忽然心血来潮,说要为我织一条围巾。我知道妻去年在网上参加了一个手工编织班,有一搭没一搭地学手工编织,说是为了我们未来的小宝贝做准备。
我说没必要非赶时间织条围巾,又不是没围巾戴,谈恋爱时,她送我的就有两三条。她说那不一样,鲁中天气冷,围着她亲手编织的围巾,就如她跟在身边一样温暖了。唉,这小女人啊,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从网上采购了毛线,连夜给我织围巾。看着她娇嫩的小手飞针走线,我的感动与不解同样难以言表。
妻虽然像个孩子常常对我撒娇使小性子,但却不失为一个好妻子,家里家外,打点得井井有条,不怎么需要我操心,与我父母的关系也处得很好。也许正是由于她的活泼外向,才使得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温馨和情趣,两人的感情也是与日俱增,并没有因为步入婚姻而有所不同。
围巾织好了,我也到了启程的时间。
周日下午,妻开车送我去车站。在候车室里,她紧紧地依偎着我,一副难舍难分的神情,让我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到了不得不分手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浸着泪,就故作轻松地逗她,“呀,都多大的人了,还怎么好意思哭鼻子啊。”
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看的我心疼不已,一边帮她擦泪,一边安慰地说,“来,抱一下,我该进站了。”
我轻轻地抱了她一下,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毅然决然地拉起行李,向进站口走去。
到了鲁中市,已经是晚上了。我顺利抵达公寓,办好了入住手续。
推开房间的门,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向里一看,只见书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怒放的红玫瑰。
我走过去,只见桌上放着一张精致的卡片,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祝贺一路平安顺利抵达鲁中,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爱你的妻。”
3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结婚已经五年了。我与妻决定要孩子,但妻又总有些顾虑,“有了孩子,我们会不会产生爱情危机呢?”
我回答得很坚决,“不会。”
“很多家庭都是因为有了孩子,夫妻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淡漠,隔阂也越来越大。想想,都觉得可怕。”
我安慰她,“我们有爱的基础,不会的。不是有人说婚姻需要经营吗,有了孩子,我们一样可以经营好的。”
经过无数次的讨论,我们两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将来有了孩子,他(或她)只能分享我们每人二分之一的爱,那么,我们每人还有二分之一的爱留给对方,我们的孩子得到的是我们每人一半的爱,合起来就是一份完整的爱。
孩子如期来临,是女儿,实现了我的心愿。妻想要生个儿子的愿望落空,开始未免有点失落。我很开心,因为这是我在妻面前打得第一个漂亮的大胜仗。
我们给女儿取名潇潇。
自从潇潇出生后,我和妻才感到有女儿之前的如意算盘要想实现,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潇潇爱哭,声音之宏亮,持续之长久,令人叹为观止。每次大哭,大有不把我俩惊醒誓不罢休之势。虽然有双方父母帮忙照顾,但三个月下来,我俩还是感到精疲力竭,每人瘦了足足有五斤。原来计划给女儿的是一份爱,现在却变成了两份,打算留给对方的那一半爱变成了零。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孩子一岁多时。
一天晚上,我在外面喝完酒回到家,刚坐下,妻就开始唠叨,“整天不回家,孩子也不管,就知道和那些狐朋狗友喝酒。”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天天就是抱怨,能不能不抱怨啊?”我颇有点不耐烦。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抱怨,你要是做得好,我还能抱怨吗?”
“我哪点做得不好了?”
“你说说你哪点做得好了?”
“胡搅蛮缠。”
“谁胡搅蛮缠了?”妻的声音开始严厉起来。
我知道,再说下去,一定又是一场暴风骤雨。
好男不和女斗,何况我还大她几岁呢。我和往常一样,息事宁人地选择了沉默。走进书房,“哐”的一声关上门,以示我的不满。
妻的哭声隐隐地从门缝里钻进来,我烦躁地把电脑和音响全打开。
虽然坐在电脑前,但我并没有心情看电影。脑子里一幕幕地闪现着生活中的一地鸡毛。
感觉自从女儿出生后,妻对女儿的关注越来越多,而我在家里成了可有可无的,所以待在家里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争吵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似乎变成了日常习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至于为什么吵,印象却并不深刻。
开始时,我对妻还有容忍和谦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一发现可真让我吃惊不小,长此下去,如何得了?还是说,我们的婚姻,真是步入了七年之痒的怪圈?
唉,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了围城理论的高明之处。


十月份的时候,我又被外派鲁中。因为潇潇感冒了,妻说不送我了,我自己打车去了车站。
当我独自步入站台时,忆及那年妻来送我初次赴鲁中的情形,心中竟有些许的凄凉之感。
到了鲁中,我也感冒了,并且伴有低烧。不想去输液,就只好吃了药,在公寓里躺着休息,内心倍感孤独和寂寞,只能靠看电影、上网打发时间。
到了第三天,身体才感觉好些。可能是白天睡多了,晚上久久不能入眠。
沉思良久,我拨了妻的电话。当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只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沉默了好一会儿,电话里传来妻的啜泣声。听着妻的哭泣声,我感到心中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元旦快放假时,我谢绝了客户畅游海南的邀请,提前订了回家的火车票,我居然感到有些迫不及待。这可是近两年没有过的感觉。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九点钟了。我悄悄地打开门,怕惊醒了潇潇,因为按照作息习惯,她应该已经睡觉了。
家里很安静,没有一丝声响。我轻轻地放下行李,刚想脱外套,一双手从后面环住了我的腰。
回头一看,妻一脸笑容地看着我。
妻为我挂好外套,牵着我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下,给我端来一杯牛奶,“热度刚刚好,先喝下去暖和一下。”
喝完牛奶,我细细地端详着妻,发现她不但修理了头发,并且还略微化了妆。
在我火辣辣的注视下,她的脸上飞起了红霞,爱娇地嗔道,“才走了两个月,就不认识了么?”
猛然间我想起了女儿,“潇潇呢,睡了?”
妻娇俏地看了我一眼,“今天晚上在爸妈那儿吃的饭,没带她回来。”
“哦?!”我有点意外,还有点小惊喜。
“今晚,属于你和我。”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说过情话了,妻的脸又红了。
看着妻一副小鸟依人的可爱模样,不由的心中蠢蠢欲动,一把将妻搂在怀里。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