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匡建华散文】叹气沟不再叹气

[复制链接]
查看28 | 回复3 | 2022-8-6 19: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png
     叹气沟,三十多年前我就熟悉它,只是当时清江两岸没这高楼,没这喧哗,更没这亲水平台,只有木船和船夫,虽然有简易的公路,但客车班次少,大多是沿叹气沟的山路走着回家。走得急匆匆的,虽然有一路风景,却没有心情去欣赏。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再走叹气沟,没有往日烦劳,举目两岸,才发现城区是繁杂的尘世,而叹气沟则是清幽的世外桃源。
     踏着参差不齐的石阶,一边欣赏清泉击石,一边倾听林中的鸟鸣,孩子们兴奋得一路小跑,路边的山花、野草、树果都成了最美丽的景致。我告诉娃娃们,叹气沟是一个长满故事的地方。
     叹气沟其实就是位于县城的清江南岸一条大峡谷。它的左边是高峻的将军山,右边是险要的果酒岩。两山之间几乎是两道笔直的山崖,夹出了一条幽深宁静的峡谷。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座山中裂开的一条石缝。
     自古以来,沟口就有一个人行渡口。过去是小木船,现在是机动船。机动渡船一动,轻快的马达声划破两岸的宁静,船头如在碧波里盛开了一束束雪莲,犁起清江的柔波。过往的客人在欢声笑语中转眼间就由清江的此岸驰向了彼岸。
     叹气沟峡谷的沟口如一扇天然的大石门,一股凉爽之风就一阵阵迎面扑来。峡谷中清凉甘甜的泉水终年不绝,二十一世纪之前,城区的居民吃的自来水就是取之于此,有“龙门春水”的雅号。
     据史料记载,清咸丰八年,一位名叫李其成的长阳人捐资,在悬崖上开凿出宽五尺,共二百六十七级的石阶,使悬崖峭壁上令人生畏的小径变成当时进入县城的南门大道。石阶大多是直接在山崖上开凿,少数是用条石铺砌而成,经一百多年的风雨洗刷,石阶上已是满目沧桑。石阶左边是怪石嶙峋的笔陡悬崖,右边是充满花草的绿意的深沟,沟中是流淌着泉水的淙淙小溪。走在这狭长的沟里,只有一线天悬于头顶,幽深异常,神秘莫测。如你忘情地叫喊,回声会在山涧久久荡漾。
      叹气沟虽小,可它是兵家必争之地。据长阳县地名志记载,五代南平时期,李景威将军曾屯兵于将军山,因遭围困而威武不屈,连连叹气,于此“扼吭而死”得名。1943年夏天,日军进犯土家山寨,师长吴光朝令一六五团派出一个加强班在叹气沟设防。5月25日,日军出动一个中队的兵力,向叹气沟进发,狂妄的日军没想到在进入叹气沟中,就被一阵弹雨劈头盖脑地泼下来,两百多名日军,一百多匹战马,来不及“叹气”就倒地气绝了。
      隔江凝望将军山,尤其是那面白岩,你如果仔细分辨,那头、那蹄、那身子,真是像一匹冲锋陷阵的战马,山岭上的树林极像战马身上的鬃毛,曾经战火硝烟的场景就又浮现在眼前。
      沿着叹气沟弯弯曲曲的石板小道向上至将军山(为纪念李景威将军当地乡亲们将这大山取此名),海拔近五百米,山顶上有一株大柏树,估计寿命已有几百年,柏树尖直直的,像是一支蘸了墨汁的毛笔尖,丰满、圆润,笔锋尖利。柏树后面是广袤的模糊田野,无语的朦胧山影,前面是清江河水流动激起的声响。站在柏树前仰望,柏树笔直,天很蓝很远,坐在树根上,仰望,看到的只有柏树的枝叶。大柏树的主干要几个大男人才可以合抱,靠地下部分非常光滑,可越上越就显得嶙峋遒劲。它很古老,却依然很繁茂,大大小小的树枝,不断的向四周伸展,叶子碧绿,碧绿的,形成了一个巨型大伞,既可挡日光,又可避风雨。进城,回家,大柏树是路标,是心灵的安慰。小时跟长辈一起进城,实在走不动了,只要父母一声喊:快跑,快到大柏树了。娃娃们便来了劲,一个个越过长辈,一路疯跑,至到大柏树下才停下来,仰头看着大柏树,一脸的自豪,仿佛是一个个得胜的将军。 
      将军山上长有许多柏树,只是还没长到古柏树这么粗的,寿命这么长的。有的不是老死了,就是被乡亲们砍了做木料,或当柴烧了。古柏树为什么能生存下来,原因不得而知。有传说这古柏树是李景威将军死后的化身,在当地乡亲们的心目中它是神树,每到逢年过节都会有人在树前烧一些纸钱,求个平安。
      如果在半路的向右边小路上山就是果酒岩,上山的道路崎岖,路面陡峭而狭窄,岩上是一个自然村,方圆二百多亩地,十几户人家。传说土家人先祖向王天子曾在此处有活动的足迹,得名为向王寨。向王寨始终保持着土家人的特色,住在岩边的吊脚楼,日出可以看清江秀丽,日落可以观城区夜色。那石、崖、洞形成的一大片天然石林,在游人眼中只是风景,可考古学家发现,这儿也是清江流域为数不多的几处旧石器时代的遗址,那石刀石斧的存在已经有了二三百万年。我曾经背着背包造访过供奉将军的庙宇,有记载李景威将军曾于此地用酒、果犒劳部。也因此,增加了向王寨的分量。
       一座山寨,依山临水,自古至今,只那么霸气地一坐,就是千万年的震撼。站在向王寨的崖边上俯瞰,清江碧绿如玉,堪堪与寨子擦身而过,把一身的壮阔和伟岸都留给了果酒岩。远处,是新修的跨江大桥,犹如彩虹卧波,撑开了两岸青山,一头衔接故乡,一头通向远方。近处,靠近寨子的右边是叹气沟,一涧清流飞珠溅玉,要是雨后的夏天,景色更是壮观,飘缈腾挪的雾霭把整个果酒岩罩得密不透风,仙境一般。山上人家,享用着避暑山庄的自然清凉,宁静而祥和。
     叹气沟已不是过去的叹气沟,勤劳智慧的土家人重新把它装点,将叹气沟、将军山、果酒岩加在一起,排列组合,给它全新的注释,成了人们休闲、旅游的好去处。重走叹气沟,让我感受到故乡既在春天里,也在青史中。

作 者 简 介:
5.png
       匡建华,土家族,临床医生,文学业余爱好者,宜昌市作协会会员,西部文学会员,曾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百余篇。2022年1月被《西部文学》评为首批百名金牌写手。

评分

参与人数 4金钱 +10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4 很给力!
丹水情韵 + 2 文笔细腻,可读,可赏
admin + 2 赞一个!
洛沙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洛沙个人认证 | 2022-8-6 20: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点赞,强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 2022-8-6 20: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细品,鼎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部文学 | 2022-8-7 09: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给力,点赞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